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組工園地 > 書畫藝術 > 正文

李苦禪 高瞻遠矚

李苦禪  高瞻遠矚

李苦禪  高瞻遠矚 1978年作

  李苦禪禪(1899年01月11日—1983年06月11日)原名李英、李英杰,號勵公,山東高唐人。自幼家貧,在民間繪畫藝人影響下學畫。1919年入北京大學附設的“勤工儉學會”(又名法文專修館)半工半讀,同時在北京大學附設的“業余畫法研究會”向徐悲鴻學習素描與西畫。1920年入北京大學中文系攻讀中文,1922年轉北京國立藝術專科學校西畫系學習。期間,常靠晚間拉洋車維持生活。為此,同學林一盧贈其“苦禪”二字為名(苦,即苦難的經歷;禪,古稱寫意畫為禪宗畫)。

  1923年拜齊白石為師學國畫,成為齊門第一名弟子。白石老人贈其手書云“苦禪(第畫筆及思想將起余輩,尚不倒戈,真人品之高即可知矣”;認為“英(苦樣)也過我,英也無敵,若老死不事大名,是無鬼神矣”。1925年于北京國立藝術專科學校畢業后任北京師范學校美術專科國畫教員,1930年任杭州藝術專科學校教授,抗戰初期辭職寓居北京。因平日與愛國志士交往甚密,一度被捕入獄,在獄中堅貞不屈。1946年任北京國立藝術專科學校教授,1950年任中央美術學院附屬民族美術研究所研究員。后任該院國畫系教授。擅大寫意花鳥畫,作品繼承民族繪畫優良傳統,并融中西技法為一爐,常以松、竹、梅、蘭、菊、石、荷、魚、雞、鷹等為題材,具有筆墨厚重豪放,氣勢磅礴逼人,意態雄深縱橫、形象洗練鮮明的獨特風格,樹立了大寫意花鳥畫的新風范,長屏巨幅更為世人所矚目。
 

  李苦禪藝術年表

    1916年入山東聊城省立二中,從國畫家孫占群習畫,首先學畫荷花。是年作中國畫《貓》《雞》和《鶴》(原系四條屏,現失一條)。1918年暑期,入北京大學“畫法研究會”,從徐悲鴻學炭畫,并受益于陳師曾、賀履之、湯定之等先生。次年,臨摹徐悲鴻的油畫《搏獅》。

  1919年以聊城二中學生代表的身份赴京,參加“五四”以及“六三”愛國運動。后進北京大學附設的“留法勤工儉學會”,半工半讀。

  1920年在北京大學中文系旁聽,攻讀中文。在北大,他聽了蔡元培、李大釗、陳獨秀、梁啟超、羅素(英國)等人的演講,還見到了日后聞名中外的人物毛澤東、徐特立等。

  1922年考入國立北京美術學校(1934年更名為國立北平藝專)西畫系,靠夜間拉人力車維持生計,極其艱苦,同學贈他一個藝名為“苦禪”,自此以苦禪名行世。

  1923年秋,拜齊白石為師,白日學習西畫,晚間抽空到齊家學習中國畫。

  1924年在齊白石的精心培育下,他畫藝大進。在國立藝專成立“九友畫會”,九友分別是:李苦禪、王雪濤,王仲年、徐佩遐、孫公符、何冀祥、閻愛蘭,顏伯龍、袁仲沂。

  1925年夏,北京國立藝專舉辦畢業生作品展,李苦禪展出了油畫《合唱》等和八幅大寫意花鳥畫,展出作品被林鳳眠校長及其他老師全部買走。

  次年,畢業于國立藝專。應聘為北京師范學校與保定第二師范學校的美術教師。結識王森然,并成為終身好友。次年作水彩畫《宛平縣城》、《麥收》和《參觀陳列館》。作巨幅國畫《鷹杮圖》。 1926年齊白石的畫價大增,許多人假造他的畫去賣大價錢。李苦禪極其厭惡這種行為,寧可自己的畫一錢不值,也不去造假牟利。齊白石贈其詩云“苦禪學吾不似吾。”“苦禪不為(不造假畫)真吾徒。”

  1927年5月22日,《晨報》副刊《星期畫報》第85號發表其作品《松鷹》,齊白石在畫上題道:“昔人學道有言一而知十者,不能知二者,學畫亦然。劣天分者見任何些數而一不能焉!愚者見一下如無一。苦禪之學余而能焉,見一而能二也。白石題記。”圖下有編者語:“李英杰李君號苦禪,畫學白石而能變化,在藝術大會中佳構甚多,最得好評。”“藝術大會”指國立北京藝專春季藝術大會,由林風眠發起,提倡美育。與趙望云等人組織“吼虹藝術社”(全名為“中西畫會吼虹”)主要成員有李苦禪、王雪濤、孫之儁、侯子步、王青芳等。該社宗旨為“以中為體,以西為用”。該社首次聯展在北京中山公園水榭舉辦。次年重要作品有中國畫《群魚鷹》,油畫《活動》、《和平之泉》、《群鬼》、《戰場之夜》、《愛的哲學》、《重心的象征》,《威尼斯的佩環》等,可惜這批作品歷刼難甚多,至今下落不明。

  1928年與王森然結拜為兄弟,并應邀住在王森然西四石碑胡同的家中,二入朝夕相處,共同探討文藝。這段時期,李苦禪的生活比較穩定,在繪畫上有了突破性的發展。秋,與凌嵋琳結婚。次年,王森然為天津《大公報》創辦《藝術周刊》,曾大量介紹李苦禪和趙望云的藝術,引起社會的很大關注。4月14日,《大公報》發表其作品《慘淡京都》。11月23日,又發表作品《慘暮》,頗具版畫風格。7月1日,參加中西畫會在北海漪瀾堂舉辦的畫展。8月4日,《霞光畫報》推出中西畫會第二次畫展專刊,登載了齊白石對李苦禪的評價:“謹觀中西畫會諸君之作,皆筆情大雅,無女子見人有羞縮態度也,將來再行展覽,必有可觀耳。苦禪之畫,比前度展覽會大進,何其令吾輩真可畏!一哂記之。白石山翁。”同時還刊登了郝左春對李苦禪的評價:“藝術界革命的前驅”。次年,齊白石贈與李苦禪一本《齊白石畫集》;并在封面上題字:“苦禪仁弟畫筆及思想將起余輩……”1929年吼虹畫社曾出版兩期《吼虹月刊》,后因經費緊張以及國民黨憲警的干涉而停刊。還編有《苦禪望云畫集》兩冊。次年,為齊門篆刻女弟子劉淑度作冊頁,齊白石在其上題道:“苦禪畫思出人叢,淑度風流識此工。贏得三千同學輩,不聞揚子恥雕蟲”。齊白石將弟子李苦禪比作孔子門下的顏回。次年,《李苦禪畫集》出版,由齊白石題簽。

  1930年春,應林鳳眠之聘,赴杭州藝專任國畫教授,與潘天壽同事。二人朝夕相處,互相切磋大寫意藝術,兩位不拘陳法的藝術家結為好友。他將潘天壽的作品首次郵寄給居住北平的齊白石,同時與任教于藝專的法國大雕塑家羅丹的弟子卡姆斯基(俄國)相友善。在教學上,曾倡議合并中西畫系,以促進中西繪畫之融合。在杭州期間,結識張大千和京劇大師蓋叫天。

  1931年,在杭州國立藝專任教。

  1932年,在杭州國立藝專任教。次年作中國畫《魚鷹》《游禽》《喜鵲》等。

  1933年,在杭州國立藝專任教。次年作中國畫《墨雞》和《魚鷹》等。

  1934年秋,在上海舉辦個人畫展。

  1935年,參加“一二·九”愛國游行示威運動。夏,與張大千重逢于北平。次年,家庭遭變,與凌嵋琳離異;改字為勵公。作《清供圖》贈王森然,齊白石題道:“英也過我。”

  1936年,以兼課與賣畫為生。1月,北平炳林印書館印刷出版了《李苦禪畫集》,內收他30年代初期作品17幀,王森然作序,藏畫者為:無數青山拜草廬主,亦即王森然。

  1937年,北平淪陷。偽“新民會”企圖拉攏李苦禪等社會名流為他們做事,被他斷然拒絕。此后,他辭去日偽“公立”學校教職,短期在私立美術學校教中國畫。當時,他主要靠賣畫為生,并參與中共領導的地下抗戰活動。

  1939年,5月14日,以“勾結八路軍”的罪名,與學生魏隱儒同時被日本憲兵逮捕入獄,遭刑訊28天,受到嚴刑拷打,但堅貞不屈,表現了崇高的民族氣節。出獄后拒絕偽職,并繼續參加愛國活動。次年,與學生魏隱儒、齊白石的弟子李榛在北平中山公園董事會舉行書畫聯展,作品銷售一空,生活上的困難暫時得到緩解。

  1941年7月5日至7日,在北平中山公園舉辦畫展,展出作品50余件。

  1942年4月2日至4日,與魏隱儒赴山東,在濟南青年會舉辦聯合畫展。其中,李苦禪展出的作品,計有《群鳩》、《松鷹》、《枯木蒼鷹》,《芙蓉小鳥》、《白梅喜鵲》,《鐵樹荔枝》、《蝶戀花》等64幅。11月,與李慧文結婚。婚后,與魏隱儒、關友聲赴青島舉辦書畫聯展。1945年抗戰勝利后,私立中國藝術專科學校復校于濟南,李苦禪任教務主任。

  1946年,被徐悲鴻院長聘為北平國立藝專國畫教授,并被推選為首屆“中國美術作家協會”常務理事次年,結識畫家吳作人和許麟廬。

  1948年春,在北平中山公園的“來今雨軒”舉辦畫展。與曹隴丁在蘭州、西寧、臨洮等地舉辦聯展。

  1949年解放前夕,與何思源(北平市市長)、徐悲鴻等北平文化界名流合力斡旋,呼吁和平解放北平,以保護古都文化遺跡和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

  1950年,受到不公正待遇,被剝奪了講課的權利,遂上書毛澤東主席。毛澤東主席即親自致信徐悲鴻,囑咐設法解決此事,并派秘書田家英登門代為看望。在李苦禪受打擊的日子里,許麟廬的“和平畫店”給了他許多溫暖。春,與齊白石、徐悲鴻、許麟廬在“和平畫店”聚會,以神來之筆作潑墨《扁豆圖》,贏得大家拍案叫絕。秋,為許鱗廬母親壽辰作《雙雞圖》,齊白石在此畫上題道:“雪個先生無此超縱,白石老人無此肝膽”。

  1951年調民族美術研究所任研究員。因自愿報名于土改工作,被派往四川江油參加土改工作隊,在一農民家里發現一失蹤已久的戰國青銅重器,向上級打報告,有關部門立即將之運回北京,挽救了這一稀世珍寶。土改后回京憑記憶作山水畫《劍門關一瞥》贈張守常,畫家一生很少作山水畫,此為其中極珍貴之一幅。

  1956年夏,應邀去北京大學美術社講學。廣獲好評。

  1957年9月16日,齊白石逝世,悲痛萬分。1961年應邀赴青島、濟南、煙臺、蚌埠、合肥等地舉辦畫展和學術講座。

  1964年在中央美術學院受到不公正批判。

  1966年“文革”開始,因被誣為“反動學術權威”而遭殘酷批斗和查抄,被關入“牛棚”,受盡折磨,絕不屈服。即使在“牛棚”中,他也從不間斷站樁等練功,對光明的到來仍不失信心。

  1969年“造反派”逼他違心承認在抗戰時期曾有失節行為,他憤然寫下了保證書,以反擊“造反派”對他的污蔑。

  1970年,被強令下放到河北省磁縣“五七”干校“勞動改造”,多次暈倒。

  1971年,因病回京,被指令在中央美院傳達室看門,不久即退休居家。老人孤身一人在京,生活極度困難。

  1972年,周恩來總理指示抽調一批畫家為賓館和駐外使館作陳列畫,李苦禪也在其中,三年中為國家義務作畫三百余件。

  1974年,被“四人幫”打成“黑畫家”,遭大會批斗四次,但他憤憤不平,暗地里照畫不誤。

  1975年,他預感到“四人幫”之流的末日就要來臨,揮毫畫了《白菜江蟹圖》,以白菜自喻,以“江蟹”諷喻“四人幫”。

  1976年,粉碎“四人幫”,恢復名譽和教授職務。

  1977年,當選為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盡義務為文化部中國畫創作組(中國畫研究院之籌備機構)作畫二百余幅。

  1979年,為人民大會堂作巨幅《松鷹》和巨幅《盛夏圖》(與其子李燕合作)。

  1980年,為人民大會堂西藏廳作巨幅《墨竹圖》。此系自唐代有畫竹以來首件最大篇幅的畫竹之作。隨即又畫了同樣篇幅的第二件墨竹《勁節圖》。任全國政協委員(特邀)。參加《中國花鳥畫》和《苦禪畫鷹》《苦禪寫意》三部科教影片的拍攝,貢獻出一生的寫意技法。12月6日,應邀赴香港舉辦“李苦禪、李燕父子書畫展”,并在港講學。12月13日至19日,“李苦禪,李燕書畫展”從香港移往九龍尖沙咀博雅畫廊繼續展出。《李苦禪畫集》由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問世。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他出版的第一本大型畫集。由弟子龔繼先任責編,他對此甚為滿意。

  1981年,被選為“中國畫研究院”委員。完成巨幅國畫《盛夏圖》,氣勢磅礴,豪情萬丈。這幅作品用四張“丈二匹”聯結而成,面積約有21平方米,堪稱中國大寫意花鳥史上的奇跡。參加教學片《苦禪寫意》的拍攝。到漓江寫生作畫。

  1982年,赴深圳,珠海、廣州、蘇州等地參觀。在深圳特區參觀時為《特區文學》寫了觀感,并題字“人杰地靈,振興有望”。在蛇口留下“振興中華,由南啟北”的題詞。

  1983年1月13日,中國美術家協會,美協北京分會及中央美術學院在北京飯店聯合舉辦大型茶話會,慶祝老人86歲壽辰,并祝賀其從事美術教育工作60年。首都美術界畫友和其他各界人士100多人出席了會議。6月5日,與李燕合作《哺幼圖》,他畫竹石并題字,此為他生前所作的最后一幅畫。6月8日,應邀為日本長崎孔廟書寫儀門對聯:“至圣無域澤天下,盛德有范垂人間”。6月11日凌晨,因心臟病突發逝世。


責任編輯:李曉恒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北京快3走势图表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