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組工園地 > 書畫藝術 > 正文

齊白石的荔枝情結

   齊白石的荔枝情結

 

 此生無計作重游,五月垂丹勝鶴頭。

  為口不辭勞跋涉,愿風吹我到欽州。

  ——齊白石《思食荔枝》

  回到欽州,正值荔枝上市,沿路我看了田里的荔枝樹,結著累累的荔枝,倒也非常好看。從此我把荔枝也入了我的畫了。

  ——齊白石

  

  齊白石的荔枝情結

 

  大利圖

  “大利”,乃“大荔枝”之諧音,有大吉大利之意。齊白石的家鄉湘潭不產荔枝,他早年“五出五歸”三客欽州,對荔枝一見鐘情。他第一次嘗到荔枝是在1907年,時年45歲時出游至欽州,看到沿途田里的荔枝樹碩果累累,碧綠的葉子中間襯著紫紅色的果子,美觀之極,令人垂涎三尺。后來他在《白石老人自述》中回憶道:

  “沿路我看了田里的荔枝樹,

  結著累累的荔枝,

  倒也非常好看,

  從此我把荔枝也入了我的畫了。”

  齊白石畫荔枝從此開始。

  

  齊白石的荔枝情結

 

  白石老人在欽州時,常有文人雅聚,每當夜幕降臨,清風徐來,一名歌女,抱琴淺唱,用纖纖玉手剝荔枝給齊白石吃。多年以后,此情此景仍令齊白石回味無窮,還寫了一首《與友人說往事》詩:

  “客里欽州舊夢癡,南門河上雨絲絲。

  此生再過應無分,纖手教儂剝荔枝”。

  追憶他在欽州這一段情緣。

  

  齊白石的荔枝情結

 

  荔枝令齊白石一生魂牽夢繞,也使其終其一生不斷創作“荔枝圖”。齊白石早期的荔枝作品風格寫實,粗筆樹干,工筆果葉。

  1920年齊白石回京居住后,開始進行“衰年變法”,從而創立“紅花墨葉”畫派,他認為荔枝紅果綠葉,正是他變法的絕好素材,他常說荔枝“入圖第一”。因而到三四十年代的作品多折枝法,或將荔枝置于提籃中,極力夸張鮮艷的果實。

  晚年時期,齊白石甚至直接只畫幾顆荔枝果,沉而透,蒼而潤,注入深沉的感情,以情動人,體現了齊白石大寫意的思想和實踐能力。

  

  齊白石的荔枝情結

 

  齊白石畫荔枝枝干線條蒼勁遒韌,行筆老辣,多取《天發神讖碑》筆勢,凡頓筆、折筆處有如寫篆書,富立體感。葉子先以花青加藤黃調配渲染,再以稍濃的墨線迅速勾出筋葉。果實則用鮮艷的朱砂紅點畫,色與水的巧妙運用,使畫出的荔枝猶如剛剛采摘,晶瑩的露珠掛在上面,鮮嫩欲滴,使人垂涎。

  

  齊白石的荔枝情結

 

  齊白石一生游歷不多,三客欽州,欽州成為他人生的重要驛站,與欽州友人共賞荔、食荔、詠荔、畫荔,尤其是畫荔成為齊白石一生熠熠生輝的荔枝文化。


責任編輯:李曉恒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北京快3走势图表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