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組工園地 > 書畫藝術 > 正文

詩情·畫意·哲思

有些詩是只能看而不能畫的,如李太白的“白發三千丈”就不好畫、因為沒有這么大幅面的紙和絹。同樣,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也不好畫,因為東和南在畫面上不容易真切表現,若把紙折成了九十度角,那又不像畫了。“日落江湖白,潮來天地青”是應該可以畫的,但是頗不容易表現,因為涵蓋面太廣大,即令分開作兩幅來畫也不易著筆。“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可以畫的,因為指點有定、色澤鮮明,但是迄今尚沒有令人心中點頭的甲作出現。正如“艷色天下重,西施寧久微”的西施一樣,每個情人眼中各有高標,遂不容易一圖既成天下賓服,《紅樓夢》舞臺劇老是演不好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但是有些詩是很好作畫的,王摩詰的詩是此中上選,人人知道,所以蘇東坡特為拈出:“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簡直是畫,而且是好畫,和白居易的“山在虛無縹緲間”,分明都是圖畫中的米家云山。

  柳宗元的《江雪》一詩: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詩情·畫意·哲思
圖1 北宋,范寬《寒江釣雪圖》,冊頁,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圖中所表現的明凈孤寂,正和柳宗元《江雪》一詩的意境與情調相符

  好境界!真的是“天下一人”。范寬有一小冊頁,勍叫《寒江釣雪圖》(圖1)(臺北故宮博物院《名繪集珍》五),直把這明凈孤寂的情調傳達出來。

詩情·畫意·哲思
圖2 南宋,馬遠《寒江獨釣圖》(局部),絹本水墨,軸,26.9x50.3厘米,日本國立東京博物院藏

馬遠《寒江獨釣圖》所取的亦是《江雪》詩“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的意境

  南宋馬遠有一小頁,現藏于日本,題名為《寒江獨釣圖》(圖2),意境亦取自此詩。記得在合大教美術史的時候,我對這詩情畫意才略一提撕,來得夠快,一個學生馬上提出了問題:“老師老師,他是在釣魚呢,還是在釣雪?”我立即警覺,知道來者不易,答之亦不易,因為很簡單你要說是釣魚,柳柳州詩文具在,分明釣的是雪;若說是釣雪,天下可有如此癡人?

  電光石火之間,我莞爾一笑,反問了他一句:“你讀過《醉翁亭記》嗎?”他回答說那是歐陽修的名作,在語文課中讀過。

  可會背誦?他答能夠。

  我說:“醉翁之意不在酒',人人能說,那下面一句是什么?”

  他應答得響亮:“意在山水之間

  對了!這就正是答案。——事隔多年,迄今這場禪堂應對,歷歷如在眼前。教學相長,樂趣正復不少。


詩情·畫意·哲思
圖3 傅抱石《唐人詩意》

傅抱石這幅水墨淡彩,正是唐人詩人賈島《尋隱者不遇》一詩“云深不知處”的寫照。

  傅抱石氏有一副寫唐人詩意的水墨淡彩畫(圖3),是寫賈島的《尋隱者不遇》:

松下問堂子,言師采藥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

  長松密茂,云煙彌漫,長幼問答,俯仰有致,詩情畫意密合無間而又相得益彩。“只在此山中”是已悟要旨,“云深不知處”是尚未破混時之境界也。

  李商隱的夕陽詩膾多人口,迄今他的(登樂游原》猶常常為人引用:

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圖4 馬麟《夕陽山水圖》,絹本設色,軸,日本東京根津美術館藏

1-191016094139509.JPG
(圖4)馬麟的《夕陽山水圖》為什么是一抹斜陽而不是明霞萬道?

  南宋馬麟的《夕陽山水圖》(圖4),現在日本的根津美術館,小軸而精彩,真能把一抹夕陽暮色蒼茫的詩意傳達。我當面拜瞻,低回而不能去,南宋偏多詩情畫意,一片煙雨江南。

  有人說:馬遠愛自己的兒子馬麟,自己有得意的畫就題上兒子的名字以為之增加知名度。我看一看《夕陽山水圖》,又想到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的《芳春雨霽圖》《秉燭夜游圖》和《靜聽松風圖》,另外還有一幅《暗香疏影》亦歸系他的名下,一幅幅都詩香濃郁,沁人心牌,看來馬麟另有深境,并不需要父親幫忙,亦能卓立千古。

  《夕陽山水圖》的上方,有“山含秋色近,燕渡夕陽遲”的題字,傳云是楊妹子所書,是畫上開始題詩的先例,詩情畫意密合無間,令人想到先后配合的難以敲定。細看江面之上,雙燕低飛,幕色蒼茫,真有黃昏低迷之傷感。山用大斧劈法,層面清楚,筆墨勁道,遠山天際,用胭脂一抹帶過,使人有美人遲幕的感覺,十分鐘之前,這里正是明霞萬道美麗而動人,對景思情,時空滄桑之感,悠然而至。

  中國畫家不像西方畫家喜用油彩堆垛萬道霞暉,他也自有一番見解,首先他發現以色逐光,勞而無功,不如退而求其次,只是用暗示的手法,讓觀眾的詩思遐想盡情去馳騁,恰如京劇之手法一樣,它需要看畫的人更多的聯想和更深的合作。

  晨光熹微固然美,日正當中亦復莊嚴,夕陽西下又何嘗不是氣象萬千的絢爛壯觀?天真無邪自然好,壯志凌云亦復可以激賞。我常說秋收冬藏,老態龍鐘又何嘗不能入畫?年高德劭余暉照人不正是夕陽圖的美麗嗎?

  馬麟的《秉燭夜游圖》是寫蘇東坡的海棠詩。這幅紈扇冊頁,是中國畫中把燈光柔美表達得最充沛的好例證,長廊又是中國建筑中的杰作,白粉是中國顏料中的寵兒,和上胭脂真能把夜間海棠的嬌艷堆垛得出,詩情畫意,濃得化不開。原來名稱叫《秉燭夜游圖》,可以商量,因為臺北故宮博物院另有一《秉燭夜游圖》,系在王齊翰名下,馬麟這一幅可以改名為《海棠夜坐圖》,因為睡袍闌冊,海棠嬌美,長廊幽暗,明月高掛,正是蘇詩寫照。燭既不“秉”,又不夜“游”,顯然是古人鑒畫命名時題錯了簽。

  若把這幅紈扇闌入《紅樓夢》中的“壽怕紅群芳開夜宴”(六十三回)中那就更有趣了,因為史湘云掣出的正是海棠簽,上面寫的也正是“只恐夜深花睡去”這一句,林黛玉還在取笑這位海案花,要把“夜深”改為“石涼”呢!(故事見于六十二回一一憨湘云醉眠芍藥裀。)東坡的詩、馬麟的畫、曹雪芹的文,在這里交光互彩成了詩、書、畫三絕密而不分。

  大約馬麟“錐鳳清于老鳳聲”的地方就在于這“詩情畫意”四個字上,他還有一開《芳春雨界圖》冊頁,寫的是蘇東坡《題惠崇春江晚景)詩句: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高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為畫的下方,一隊小鴨正唼喋巡弋過,來岸上蔞高滿地,分明是寫髯翁詩意。我勝楊妹子一等,在這里提議改題名為“春江水暖圖”,不知有當否?

  這幅畫是馬麟的極精品,不但把初春地氣上升的潮溫空氣感烘托得出,鴨陣巡弋的蜿蜒動態亦真別有情致,大畫家寫大詩人的心景,相得益彰,“我從畫里寫詩意,想見先生覓句時”,可朗誦于此也。

  若盡這樣魚龍漫衍地析釋下去,哪還有個完結?如馬麟的《靜聽松風圖》大掛軸(圖5)就是“六月賣松風,人間不知價”的最好寫照。真的是松濤謖謖,滿紙風生,是詩情畫意滿江南呢,還是馬麟對詩人意境情有獨鐘、別具會心?

  在日本大阪的市立美術館中我也曾看到幾幅詩情畫意濃郁襲人的好畫,一是趙左的《竹院逢僧圖》(圖6),是寫:

    終日昏昏碑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

    因過竹院逢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閑。
1-191016095341V9.JPG

圖5(左)南宋,馬麟《靜聽松風圖》,絹本,軸,226.6x110.3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館藏

圖6(右)明,趙左《竹院逢僧圖》,紙本設色,軸,67.9x31.2厘米,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終日昏昏醉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因過竹園逢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閑。”趙左這幅《竹院逢僧圖》對忙碌的現代人應有如服清涼散劑之效。

  在現今處處“讀秒”緊通盯人的忙生涯中,談此詩,觀此畫,真的是有感于心如服清涼散劑。趙左這畫下端色調特別美,墨色淡彩,相映生輝,是他生平的杰作。在他這畫的啟示之下,我立刻聯想到另一幅好畫已照人眼明,可名之日《云淡風輕圖》,是寫程明道詩意:

云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

時人不識余心樂,將謂偷閑學少年

  大程夫子真令人景仰,他心地上有涵泳,一直是云淡風輕的天氣。可是迄今為止還沒有一張這樣令人仰止的好畫出現世間。

詩情·畫意·哲思
圖7(右)清,華喦《秋聲賦圖》,紙本設色,軸,93.7x113.5厘米,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華喦的《秋聲賦圖》用的是短筆觸,零零落落,斷斷續續,點點滴滴,讀歐陽修《秋聲賦》若能并觀此圖,必更能領悟時序中大自然玄妙之音。

  今村龍一館長又給我看了一幅好畫,因為幅面大,單獨懸赴在另一間大屋子里,是華喦的《秋聲賦圖》巨軸(圖7)。

  歐陽子方夜讀書,陽有聲自西南來者,悚然而聽之,曰:異哉!

  歐陽修于《醉翁亭記》之上自道云“意在山水之間”,令我們吃驚的是,他不僅對佳山佳水情有獨鈄,原來這位文翁還對音樂別有會心:

  初淅瀝以蕭颯,忽奔騰而砰湃,如波海夜驚、風雨驟至。其觸于物也,鏦鏦錚錚,金軼皆鳴……

  我常常和朋友們說笑話:六一翁所寫的是長調交響樂章,因為他的文章長江大河源遠流長,而華新羅所畫的則是短調交響樂,因為在這幅《秋聲賦圖》之上,都是用的短筆觸,零零落落,點點滴滴,斷斷續續。《秋聲賦》的主題就是歌,聲亦就是樂,卻誰也沒有想到,在圖文并茂的交光互影之中,竟還顯然有長短調之分,真是藝林邃密之處的不可思議了。可是,我們也要知道,文心畫海,深邃無限,真要了解“一葉落而知天下秋”的宇宙秩序主調,還須并歐陽之文、華喦之圖而共悟之,方能臻其妙悟而為乾坤之知音也。

詩情·畫意·哲思
圖8 五代宋初,李成(傳)《觀碑圖》,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相傳李營丘的《觀碑圖》,畫中荊棘叢生,古木荒榛,不僅表現荒寒悲愴的氣氛,也令人想起《曹娥碑》“絕妙好辭”的掌故。

  今村龍一館長最后又示我一幅《觀碑圖》(圖8)巨軸,這是我心儀已久的杰作,傳為李營丘所畫,在碑的左側面上有“李成樹石王曉人物”字樣,畫的是“荒寒”二字主題,一主一僮,倚驢看碑,墓旁荊棘叢生,古木荒榛蕪煙,一片“人生至此天道寧論”的悲愴氣氛。滄海桑田,荊棘銅駝的今昔之感受強烈襲人。

  畫的深遠背景是曹操和楊修的故事:他倆同觀曹娥碑,背陰有“黃絹幼婦外孫齏臼”八字評語,楊修一見,便知其意,曹孟德行三十里后,方以“絕妙好辭”四字書掌中而示楊修,楊修舒掌,四字全同,相與拊掌大笑。

  這是一種拼字格的隱語,黃絹是色絲,是為絕;幼婦是少女,為妙;外孫為女兒之子,為好;齏日為受辛之器,是為辭。合四字以觀之,是對曹娥碑文的衷心贊美。這故事也是中國文學史上的一記美談。

  臺北故官博物院有所謂的《郭熙觀碑圖》巨軸,據《書畫錄》卷五的記載:

  本幅絹本,縱一六四點四厘米,橫一一九厘米,水墨畫。寒林平遠,中二人傍跌觀碑,右四人具鞍馬傘藝倚立

  具傘蓋就是表示觀碑者不是平常身份的人,曹孟德和楊修的身份表露無遺。

大阪市立美木館的這幅李成《觀碑圖》,雖略去傘蓋鞍馬,但是寒林蕭索的蒼茫感覺,卻表達得極為成功。

王荊公曾有詩句云:

寄荒寒無善畫,賴傳悲壯有能琴

詩情·畫意·哲思
圖9 宋人《小寒林圖》,絹本淺設色,軸,42.2x49.2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館藏

  王安石對藝術體認甚深,他的下一句使我們想到了貝多芬《英雄交響曲》;上一句則使我們想到了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小寒林圖》(圖9)和這幅李營丘的《觀碑圖》軸。

  碑是墳墓前的事物,已經使人有荒涼悲愴的感覺,再加上寒林糾繆,煙霧不開,似乎是平常時光,人跡不至,樹木任意盤折,成干奇百怪之形,若能言語,每一棵灌木老枝,都能為你說一套洪荒太古的神話故事,那怎怪每一位欣賞的人士,一見寒林晚煙,馬上心情就蒼茫沉凝,李太白不是有“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的歌詠嗎?

  寒林是山水畫中的一格,其實感之所由來是因為河朔平原之上,每當黃葉落盡只剩枝條在寒風中掙扎搖曳之時,一經落日晚霞照耀,紫色蒼涼照人,而且枝梢末端充滿了極強的生長意識,我們分明見得到,冬日一過,白雪消融,每一條樹枝,都會抽條發芽,宇宙又一片熱鬧。

  寒林的主旨就在于表達煙林蕭疏之詩意和枝條末梢充滿了汁水春來立即發芽的生意。郭熙的有名蟹爪樹枝法之來源亦在于此,回鋒頓挫,無往不復,這“生意”二字就是中華文化的精粹要旨。“觀萬物生意”是宋儒常說的話,天地之大德曰生,引申下去就是萬物各得其所的宇宙觀也。

詩情·畫意·哲思
圖10 宋人《柳蔭高士圖》,絹本設色,軸,29.4x29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館藏

  臺北故宮博物院有一張人物畫,題簽是宋人《柳蔭高士圖》(圖10),畫一位士袒胸箕踞在垂柳下飲酒,醉眼蒙昽,意興豪邁,其舀酒之勺,和梅原末治教授在樂浪所發現者一模一樣,漢晉相去不遠,器冊規模猶存,于此畫可證。最有趣的是乾隆皇帝于畫之正中題詩一首:

    柳蔭高士若為高

    放浪形骸意自豪。

    設問伊人何姓氏

    于唐為李晉為陶。

  清代這位皇帝的意思,他不清楚畫的主角是哪一位,不過他臆測:若是一位唐朝的高士的話,那是李太白;若是晉朝的高士呢,那就是陶淵明了。

  我對清高宗的這首打油詩有兩句評語,第一是您在一個問題上有兩個答案,依照“托福”考例,給予零分;其次是答案的線索就在眼前,只是沒有靈感疏略可哂,只需一讀《五柳先生傳》,您就知道畫中的主人翁是哪一個了。

  記得潘天壽老師曾在課堂上畫了一幅菊花,有同學說太肥了,他大筆一揮,寫下了“微醺籬畔陶彭澤,不比西風李易安”幾個大字,現在我就移贈給乾隆皇帝,不需東猜西猜,這就正是“微醺陶彭澤”,與斗酒詩百篇的李太白沒點兒關系也。

  看原題簽人對此圖亦沒有深的了解,所以漫題作“柳蔭高士”,如今找出了線索,畫名亦當改得更確切一點才合理,就叫作《淵明飲酒圖》如何?

詩情·畫意·哲思
圖11 明,陳洪綬(老蓮)《淵明逸興圖》,(或《歸去來圖》)(局部),1650年,絹本設色,卷,縱31.4厘米,)檀香山藝術學院藏

    陳老蓮的《淵明逸興圖》,中幽默地描繪了陶淵明及妻子爭論種秫或種稻的故事。

  陶淵明生涯如畫,在檀香山有陳老蓮所畫的《淵明逸興圖》,內中有種秫林一段(圖11),最令人激賞不置,因為陳老蓮把陶淵明的婀娜身段,用高古稚拙的線條,真表現得淋漓盡致,又是昂首不顧,又是推掌拒絕,對嬌小玲瓏的陶夫人的話,一點也不加以考慮。中間放置了兩個裝糧食簍子表示若依陶淵明的話,二百畝公田當然是全部種可以釀酒的秫,陶夫人委婉不勝地說,你有酒喝了,那我們吃什么呢?所以到頭來,秫、稻各種一半,這樣才了卻這段公案。不但故事有趣,而且表現得幽默有致,更把陳老蓮的人物畫法高深造詣和他在人物畫史上的地位,一一都十分中肯地表達了出來。試想,若把這一類好畫編進教科書中,那不是詩情畫意濃郁,對文化教育都有了不起的貢獻嗎?

詩情·畫意·哲思
圖12 明,陳洪綬(老蓮)《淵明逸興圖》,(或《歸去來圖》)(局部)

    陳老蓮的《淵明逸興圖》,中有一段濾酒圖,陶淵明以帽子濾酒糟的率真行徑,是大英雄能本色,真名士自風流也!

  同樣,他的濾酒圖部分(圖12)亦令人忍俊不禁,要喝酒便摘下帽子來把酒糟過濾掉,濾畢又不動聲色地照戴不誤,直是率真而行,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流也。在這里略需加一點批注的是:那時候他喝的是釀造的醪糟之酒,所以要增加過濾這一道麻煩的手續,若是不明就里,還以為威士忌或金門大曲清澈如水,何必用紗帽來濾渣滓呢!

詩情·畫意·哲思
圖13 (上)清,石濤《桃花源圖》,17世紀末,彩繪紙本,卷,華盛頓福瑞爾美術館

圖14(中)清,查士標《桃花源圖》,卷,美國納爾遜博物館

圖15 (下),韓國,安堅《夢游桃源圖》

    其山川丘壑、人物形態、分明是中原衣缽一脈相傳

  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對后世的影響也極為深遠,王維曾以之作歌,膾炙人口。石濤曾以之作畫,名日《桃花源圖》(圖13),現藏華府福瑞爾美術館。查士標也有《桃花源圖》卷(圖14)藏在美國的納爾遜博物館。頂有趣的是在韓國還有安堅先生所作的《夢游桃源圖》卷(圖15)雖然把故事改編了一點,但是“別有洞天桃花盛開”分明是一脈分泉。在這幅名作之中,山川丘壑的畫法,人物的形態衣褶用線用色,分明是中原衣缽一脈相傳,在這里不但見到詩文畫意密不可分,而且兩國壤地相接、文化交光互影的關系,亦出人意外地親切異常。

詩情·畫意·哲思
圖16 石濤《出峽圖》

寫李太白“千里江陵一日還”的詩意。

詩情·畫意·哲思
圖17 北宋,黃庭堅《花氣熏人帖》

  若把這幅杰作畫卷置于明代大家甲作之中,我敢擔保,實在難以區分。因為真是畫得好,正如韓國的詩人書家和理學大家等,深入中國文化精髓,有許多精微地方,我拜讀之下,深深自愧弗如,如韓國國寶之一的《灘隱氏風竹》,就令我傾仰備至,其他例證亦俯拾皆是。同樣,李太白的詩亦常常有名圖為之表彰,石濤曾有《出峽圖》(圖16)等名作,是寫“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之詩意,真把舟行迅疾應接不暇的情況表達得出。陸放翁曾有入蜀記的日錄,若兩相對照,一個快如疾箭,一個慢如蝸步,真相映生趣。誦李太白“孤帆遠影碧空盡”之名詠,對照之以黃山谷《花氣熏人帖》(圖17)“八節灘頭上水船”之甲書,真是詩情畫意書味哲思一齊涌上心頭,中國文化精微,甜蜜之醇盡在于斯矣。

  頂有趣的是,我在一本外國朋友拍攝的美麗中國圖集之中,看到有幀正是三峽蜿蜒風光,凌空攝取,氣象萬千,巫峽神女峰影,兩岸青猿啼聲,蕩漾在目,凄烈入耳,真把李太白這首詩用另外一種“藝術”呈現在我們面前,具體而耐人深思,一并羅列于此,供知音好友抉發欣賞。

  不僅是詩,詞名“詩余”,亦可并在此地示例一二。李清照膾炙人口的:

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詩情·畫意·哲思
圖18 元,趙孟頫《鵲華秋色圖》(局部),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什么是舴艋舟呢?大家通常都解釋作“小小的船”,但是是一艘尖頭的船還是方頭船?平底還是尖底?究竟是何等模樣,只怕很少有人能描繪得岀來。但是趙孟他就描繪得出來,臺北故宮博物院有他的傳世名作《鵲華秋色圖》卷(圖18),那上面的“舴艋舟”就歷歷可數。這種看圖識字的方法,實在是扣人心弦,而且印象深刻,一見不忘,詩情畫意在這里糾繆在一起,傳達出中國文化的極微妙精深奧堂。

  李清照是濟南人,趙孟頫是在濟南做官,這種舴艋舟是不是大明湖上的特產呢?時地因緣,若不是如此,怎會融合在一起而相映生色呢?《老殘游記》上對濟南大明湖有極生動的描寫,我不禁又生遐想,他也見過這種舴艋舟嗎?可曾遙遠地想到了趙孟頫和李清照? ……中國詩文圖像關聯如此深遠親切,如今圖文并茂時代已經來臨,豈止是國人學生有福,新的境色已在目前展開,欣喜無限無窮。

詩情·畫意·哲思
圖19 宋高宗,《篷窗睡起》絹本,冊頁,24.8x52.3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宋高宗《篷窗睡起》,詞畫相得益彰

  饒選堂教授曾為臺北故官博物院用詞作題識的畫做了一個結集,詞畫相得益彰。其實,臺北故宮博物院這方面的資料還多得是,如所謂的宋高宗的《篷窗睡起》(圖19)也是詞:

  誰云漁父是愚公,一葉為家萬慮空。輕破浪,細迎風,睡起篷窗日正中。

  像這種圖例真不知還有多少。
 

詩情·畫意·哲思
圖20 北宋,趙令穰《柳亭旅行》絹本,冊頁,23.2x24.2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趙令穰《柳亭旅行》,構圖兇險,一灣堤岸切近團扇下緣,有失險掛不住的感覺。

詩情·畫意·哲思
圖21 南宋,馬逵《柳汀放棹》,絹本設色,冊頁,40x40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明月在天,楊柳風高,有江南扁舟夜行的感覺

  還有一些是題錯了簽名的,我以為那也是寫詞意而不是寫詩意,如《名繪集珍》第十開的《柳亭行旅》(圖20)和《藝苑藏真》第十七開的《柳汀放棹》(圖21),我疑心那都是寫畫柳永名詞句的“楊柳岸曉風殘月”。前者構圖兇險,一灣堤岸切近團扇下緣,有失險掛不住的感覺,而作者慧心妙用,一經揮灑,化險為夷,令人心折,后者則明月在天,楊柳風高,使人有江南扁舟夜行的真實感受,都是詩情畫意耐人深思的絕佳甲作。記得1973年8月,臺北故宮博物院曾做過一次冊頁特展,一口氣展出二百件精絕小品,看得人眼花繚亂,美不勝收,真的是詩情畫意滿江南,令人久久不能忘懷。

詩情·畫意·哲思
圖22 亞明以水墨淡彩寫唐人詩意,表現了山中雅靜的意境

  近代的亞明畫家,他名列新金陵八家之一,也曾以水墨淡彩寫唐人太上隱者詩意(圖22)

偶來松樹下,高枕石頭眠。

山中無歷日,寒盡不知年。


1-19101613364XQ.JPG

圖23 明,沈周《策杖圖》紙本,水墨,159x72.2厘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真把山中靜趣表達得出,和臺北故宮博物院的沈周《策杖圖》(圖23)上的“山靜似太古,人情亦淡如”的題詩交相映發,與現世忙迫逼人的緊張社會對比真是十分鮮明:人,一上了“讀秒”的賊船,便永遠不得超生;看到古人在圖畫所表現的閑適從容情調,真是悠然神往。在《忙迫與從容》篇中,我曾引用李唐的《坐石看云》的冊頁(見11頁,圖8以明此意,如今想想,這是寫王維的名句“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此中真意,豈止是詩情畫意密不可分,窮則變,變則通,我國最深哲意不是也包含在內了嗎?詩情、畫意、哲思在這里融會貫通合而為一,值得我們深思欣賞忻喜。


責任編輯:李曉恒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北京快3走势图表基本